桃之夭夭

美好时光不在别处,而在身边有爱人相伴

点点:


年少时不懂三毛,读懂时生命已不再张狂。有时我会想,如果三毛还在的话……可惜,她以流浪的方式名世,又以决绝的姿态告别。

在我看来,在书里看到的三毛和现实中的她,是相差甚远的。我相信她所讲述的故事都是真实的,那荒芜的沙漠埋藏着一个幸福女人的故事。但是,细读她的作品却能发现,她的生活并非我们想象的完好无缺。

三毛,这个连她自己都说是最简单、通俗的名字,却深深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她的作品或许没有那么惊世骇俗,但她的字里行间有着很多、很多的爱与感动。她的文字,总是让人哭、让人笑、让人气愤与快乐。

三毛的梦想世界,常常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像一个人远在无边的孤岛上,一种不属于我们的生活。但是,当你对着世间万物气愤或悲伤,她又会告诉你,世间哪里存在着过不去的坎……

她曾说,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活过。她曾要自己很平凡,她会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清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还有,她会为了梦中的橄榄树,走遍万水千山………

她,做任何事都是用生命在燃烧。
这样浪漫随性、真实洒脱、执着细腻的姑娘谁能不爱呢?我是爱的。因为爱,所以更不知道如何下笔。
读中学时,三毛的成绩很不理想,尤其是数学成绩,经常得零分。后来她发现每次数学月考的试题,都是课后的练习题。于是她就把数学题目背下来,后来每次数学考试她都能考一百分。但是,数学老师却认为是三毛作弊。有一次,数学拿来一张新的试卷让三毛作答,三毛答不上来。全班同学都笑她,数学老师还让她罚站,下课后又叫三毛绕操场跑一圈。经过此番羞辱,三毛第二天就昏倒在教室。这件事也让三毛变得自闭了。初中时,因为三毛的自闭,导致三毛经常逃学,后来只好被迫退学。退学之后,三毛被父母送去学插花、学国画、学钢琴……那时她遇见了顾福生老师。他是当时除了父母之外唯一能和三毛沟通的人,他鼓励三毛找到自己的方向,鼓励她在文学中找到想要的。这张照片上的三毛笑魇如花,明眸皓齿,那时她已走出自闭。


年轻时候的三毛,眼眸黝黑,眉眼葱葱,一件绣着大花的宽松毛衣,令空气都添加了俏皮的柔软。20岁的时候她说:
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无论生活还是穿衣搭配,她的追求都是越简单越好。在当时,三毛的穿搭曾一度是同学们羡慕的对象,隔三差五会有同学来向她借衣服。

曾在三毛的《送你一匹马》中,看到这样一句话: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三毛曾说: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三毛身上的“孩子气”,会很容易传染给别人。记得在《撒哈拉的故事》中,她写到自己看见一群异国的小孩不知道为了什么说着说着就开始打架,她就在边上开始骑着小孩的自行车转圈圈。等到她停下了,小孩子们的打架也停下来了。


三毛在《敦煌记》里写到:“很多年以后,如果你偶尔想起了消失的我,我也偶然想起了你,我们去看星星。你会发现满天的星星都在向你笑,好像铃铛一样。”荷西死之前,三毛在镜头前经常笑颜如花,但自从荷西因为一次意外丧生之后,三毛在所有的照片中鲜有微笑!



1991年1月4日,“1”、“4”,谐音“一死”。悄然无息,任这个世界无声地哀求,都没能让她再多停留一秒。她曾写下: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巢床,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如果有来生,希望每次相遇,都能化为永恒……

三毛,她一生都在流浪,在世间流传不朽的纸背上,在那颗象征自由浪漫的灵魂上,在那段令人沉溺又心碎的爱情里……在无数追梦者的心里。






或许,那最美的时光,不在于何处,何时,而在于有你深爱的人陪同。

千万别崩溃:

Walking Blind---Aidan Hawken/Carina Round


Don't tell me the truth

Tell me that it didn't happen

There's been a mistake

There's been a misunderstanding

Dirty your hands

Tearing my heart into pieces

If this is the end

Then we whisper the wind and release it

We don't have to know

We don't have it all worked out

We can just keep Walking blind

Don't give me your word

Give me something to hold on to

I don't want to fight

I don't want no big decision

I'm not afraid

for tearing your heart into pieces

If there's a world that never died,

and were out in the farthest of reaching

We don't have to know

We don't have it all worked out

We can just keep Walking blind

We don't have to know

We don't have it all worked out

We can just keep Walking blind

We don't have to know

We don't have it all worked out

We can just keep Walking blind

点点:


年少时不懂三毛,读懂时生命已不再张狂。有时我会想,如果三毛还在的话……可惜,她以流浪的方式名世,又以决绝的姿态告别。

在我看来,在书里看到的三毛和现实中的她,是相差甚远的。我相信她所讲述的故事都是真实的,那荒芜的沙漠埋藏着一个幸福女人的故事。但是,细读她的作品却能发现,她的生活并非我们想象的完好无缺。

三毛,这个连她自己都说是最简单、通俗的名字,却深深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她的作品或许没有那么惊世骇俗,但她的字里行间有着很多、很多的爱与感动。她的文字,总是让人哭、让人笑、让人气愤与快乐。

三毛的梦想世界,常常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像一个人远在无边的孤岛上,一种不属于我们的生活。但是,当你对着世间万物气愤或悲伤,她又会告诉你,世间哪里存在着过不去的坎……

她曾说,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活过。她曾要自己很平凡,她会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清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还有,她会为了梦中的橄榄树,走遍万水千山………

她,做任何事都是用生命在燃烧。
这样浪漫随性、真实洒脱、执着细腻的姑娘谁能不爱呢?我是爱的。因为爱,所以更不知道如何下笔。
读中学时,三毛的成绩很不理想,尤其是数学成绩,经常得零分。后来她发现每次数学月考的试题,都是课后的练习题。于是她就把数学题目背下来,后来每次数学考试她都能考一百分。但是,数学老师却认为是三毛作弊。有一次,数学拿来一张新的试卷让三毛作答,三毛答不上来。全班同学都笑她,数学老师还让她罚站,下课后又叫三毛绕操场跑一圈。经过此番羞辱,三毛第二天就昏倒在教室。这件事也让三毛变得自闭了。初中时,因为三毛的自闭,导致三毛经常逃学,后来只好被迫退学。退学之后,三毛被父母送去学插花、学国画、学钢琴……那时她遇见了顾福生老师。他是当时除了父母之外唯一能和三毛沟通的人,他鼓励三毛找到自己的方向,鼓励她在文学中找到想要的。这张照片上的三毛笑魇如花,明眸皓齿,那时她已走出自闭。


年轻时候的三毛,眼眸黝黑,眉眼葱葱,一件绣着大花的宽松毛衣,令空气都添加了俏皮的柔软。20岁的时候她说:
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无论生活还是穿衣搭配,她的追求都是越简单越好。在当时,三毛的穿搭曾一度是同学们羡慕的对象,隔三差五会有同学来向她借衣服。

曾在三毛的《送你一匹马》中,看到这样一句话: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三毛曾说: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三毛身上的“孩子气”,会很容易传染给别人。记得在《撒哈拉的故事》中,她写到自己看见一群异国的小孩不知道为了什么说着说着就开始打架,她就在边上开始骑着小孩的自行车转圈圈。等到她停下了,小孩子们的打架也停下来了。


三毛在《敦煌记》里写到:“很多年以后,如果你偶尔想起了消失的我,我也偶然想起了你,我们去看星星。你会发现满天的星星都在向你笑,好像铃铛一样。”荷西死之前,三毛在镜头前经常笑颜如花,但自从荷西因为一次意外丧生之后,三毛在所有的照片中鲜有微笑!



1991年1月4日,“1”、“4”,谐音“一死”。悄然无息,任这个世界无声地哀求,都没能让她再多停留一秒。她曾写下: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巢床,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如果有来生,希望每次相遇,都能化为永恒……

三毛,她一生都在流浪,在世间流传不朽的纸背上,在那颗象征自由浪漫的灵魂上,在那段令人沉溺又心碎的爱情里……在无数追梦者的心里。






或许,那最美的时光,不在于何处,何时,而在于有你深爱的人陪同。